星宮汪haruhi

咸鱼ing੭ ᐕ)੭*⁾⁾

忘忧是什么神仙cp啊????

终于还有三天就能满刑出去了
🙃军训使我成功养成老年作息

暴风雨哭泣😭😭😭傻忽忽真的太好惹

(虹笃)上大学了

高中校园paro的七夕后续
基友爸爸的点梗(说什么也很想看到我基友爸爸的sj完成图,不写他不上色呜呜呜)
巨ooc,雷的亚痞
忽夫人实力cue男友੭ ᐕ)੭*⁾⁾
6段依旧用了很多亲友名(¦3[▓▓]

——?——?——?分割线——?——?——?


  1
  “小和下来一下。”
  二宫和也揉着刚睁开已经睡意朦胧的眼,挣扎着将手机举到耳边。
  “……哈……?”
  “我到楼下了哟。”
  “为什么……来……”
  “今天是七夕。而且昨天不都说好了么今天要聚会……喂?小和?在么?听到了么?起床了么?小和你听我说今天润润要回来……”
  
  
  
  “……哦。再睡五分钟……”
  “起床了!!!”
  2
  “诶,nino那是你男朋友么?”邻床的室友将电脑里的单机游戏暂停后,转头向窗边望去。
  “不是。”
  二宫和也穿着睡衣爬下床,用力打开本就有些发涩的窗户,导致老楼房的窗框咚得发出一声巨响。
  “小和!小和!下来嘛!”
  “才几点啊笨蛋!还有太大声了吵死了。”
  
  
  相叶雅纪举起手腕上巨大的表盘,冲着二楼的阳台大喊:“十二点啦!!!”
  3
  “小和你最近好冷淡……”
  “我不是。我没有。哦对等我一会儿,我准备一下再出门”
  “……”
  仍然在床上卧着的室友向相叶雅纪挥了挥手:“男朋友今天来接啦?”
  “嗯!小和每天走路很累的嘛。”
  “才不是……”
  “真恩爱啊……好羡慕……”
  “你要是少打点游戏也不至于和前女友分手。”
  “二宫和也这句话你最没资格说。”
  
  
  相叶雅纪最终还是放弃了看管自己的爱车,冲上语言学校的宿舍楼决定直接把二宫和也扥下去。
  
  “嗯……你好了么……”
  “没有,怎么了?”
  “这是什么?”
  “大宝SOS蜜。”
  
  
  
  听说精致男孩会用发带把刘海撩上去,往脸上piapiapia打大宝SOS蜜
                                     ——吴织亚切大骗子
  4
  由于没有看着车,警察蜀黍决定免费送相叶雅纪一件重磅的七夕礼物。
  
  一张罚单。
  5
  二宫和也坐在副驾驶上和身旁的司机盯着罚单看了好久
  “哇,好贵。”
  “都赖小和啦……你要是下来早就在警察蜀黍来之前走了。”
  “你要庆幸你的玛莎拉蒂没有被剐蹭到,这样的话会比这个小条更贵。”
  “你要是早下来就没这事了!”
  
  
  “好吵……”后座上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鬼啊!大叔你怎么能黑成这个样子。”二宫和也回过头瞟见躺在后座上,和车内装饰混为一体的大野智。“夏日限定?”
  “刚从泰国飞回来……好累。”
  
  
  “一会儿要去火车站接润润和sho酱哦,小大你腾出点地儿来啊。”司机毫不客气的说道。
  “雅纪你的车好软……呜……”
  “别睡!”
  
  6
  【暴风雨哗啦啦吧】和男友异地恋很长时间了,突然见面应该怎么应对,在线等,急
  1楼 楼主
  “上京的动车,还有十分钟就到站了。男友说会在月台上等,好久不见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
  2楼 樱井依旧没有晴天
  “自然的面对就好了呀,抱一抱牵牵手,还有礼貌性接吻了解一下。”
  3楼 汪汪汪haruhi
  “楼主是做了什么不地道的事才不敢面对男友么?”
  
  4楼 回复3楼 楼主
  “没有呀,只是分别太久了不好掌握那个度。”
  5楼 J是我的心肝宝贝
  “扭头走人,看他追不追你。不追就分了吧。”
  6楼 回复5楼 克宝鹅
  “太狠了吧这个手段233333”
  7楼 三文鱼金枪鱼我是你的小人鱼
  “我觉得5楼的主意不错啊。万一男友心变了,一下就能看出来。”
  ……
  20楼 加贝赤赤
  “冲上去抱他!撒娇!让他知道你可爱亲切粘人你才是那个小仙女!”
  ……
  32楼 回复20楼 楼主
  “emmmmm我是男的……”
  33楼 回复32楼 拉面乌冬面你是我的荞麦面
  “那不是更好么。”
  ……
  42楼 楼主
  “到站了,没有看见男友。手机没电要关机了……【图片】大概还有一分钟就要失联了”
  43楼 回复42楼 J是我的小心肝
  “南门B1口”
  44楼 回复43楼 楼主
  “好的。”
  
  
  ……
  
  “润,你手机没电了么?打电话你也不接”
  “嗯。nino说他们在南门B1口。”
  “哦……”樱井翔歪了歪头,小声嘀咕着“这个地儿好像在哪儿看过?”
  
  7
  “sho君……”
  “嗯?”
  “抱抱……”
  
  
  
  ——————————————————
sho酱的昵称应该十分明显了吧23333
日常@是克儿呀

(SJ)可能是小白兔番外

这个好好玩啊我的天
十分ooc注意避雷

大概过几天发润视角的日常向

链接见评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lof不让发🙃

(SJ)小白兔号皮筋

大概是两个牙科医生
亲身经历改编,私心把气人的大叔放进去让J怼了
十分ooc
患者视角,大家可以随意带入
下面我要抓一个幸运女孩来4号室治疗,是谁呢。



        “4号诊室,可以来一个患者了”
  “好的”
  刚结束完上半天的战斗,送走了一波儿患者又来了一波儿。下半天的人看起来更多,等待位置早已坐满,护士台前排了一条长长的队。小护士略显焦急地向正在为手术做助手的护士姐姐求救,一个人对付下午的患者们忙得上蹿下跳。
  “佐仓在么!4诊室!”小护士冲人群大喊。
  一个体型瘦小的女生从人群中挤出,慌忙中小护士忘记把病例递给她便继续忙别的去了。
  女生困惑地走到4诊室门口,发现两个带着口罩的大白袍正往外探着。
  “唔……我还没有刷牙……”佐仓跟着两个大夫进了诊室。4号诊室是一个封闭的空间,除了南边与护士台相隔的墙上有两扇天窗,西边的玻璃门经常被关得严严实实。于是一股香气顺着玻璃门开关的气流扑面而来,是淡淡的玫瑰香。
  “没事,拆完线再去刷。”一个大夫领着佐仓躺在治疗椅上,他坐在治疗椅的右侧,俯身检查着佐仓的口腔。他微眯起眼,随意地瞥向辅助台,抓住细长的口腔镜后便俯下身开始认真观察起来;他的眼型很圆,认真的一个抬眼,更凸显出了又大又圆的眼眶,紫色的口罩将他的半张脸都遮住,但依然不能掩盖住尖下巴的事实。
  好帅……佐仓躺在治疗椅上默默地想着。
  佐仓在大夫上手拆线时习惯性闭眼的前一刻,瞥见了那人身上的名片。“樱井”,倒是与他身上满满的花香契合。
  和往常为佐仓复诊的生田医生不同,樱井医生不会像生田医生那样和患者聊天来平复病人紧张的心情。随着辅助拆线器将牙套上一个个锁解开,沉默时间也愈来愈长。外向的佐仓有些不习惯的皱了皱眉,将想说的话都憋了回去。
  
  哇,高冷我樱井,手狠话不多。
  
  佐仓还没来得及回味疼痛,口腔内错综复杂的钢丝便被快速撤去,隐约能感受到牙齿向外反弹的张力。
  “学长,这个4号牙和5号牙挤在一起了,要拔掉哪颗?”慢悠悠的声音打破了寂静。一进屋就背对着治疗椅,坐在电脑前研究上一个病例的大白袍二号转了转椅子,抬头看向樱井医生。
  那人在整栋大楼里也是为数不多用医院的蓝帽子裹住所有头发的人,粉红色的口罩更是把本就巴掌大的脸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黑框眼镜后的温柔眉眼。
  
  “嗯我瞧瞧。”不知道是不是佐仓的幻觉,樱井医生的话尾居然带了一丝笑意。
  樱井医生在转身之前,将用过的手套迅速摘下,瞟了一眼仍然紧闭双眼的佐仓说:“已经可以了,先去刷牙吧。”然后便不再理会身后迅速坐起的小女孩,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电脑屏幕前的x光片上,认真琢磨起来。
  “5号牙歪的太厉害了,缝隙太小想挪也挪不了,拔了吧,然后4号牙往里拉……”一改平时话少的习惯,樱井医生小声并快速地在他耳边说着。蓝帽子医生只顾着点头,半晌才想起那个刚刚跑出去的瘦小患者。
  “那个女孩子……叫什么来着……?”
  
  
  “佐仓,佐仓在么?”急忙从3号诊室出来的护士姐姐对着护士台前的病例挨个喊着。“上一个绿间也没来啊……今天这都什么情况?挂完了号不看诊?”
  
  然而佐仓躺在治疗椅上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去琢磨外面的人是否在呼喊自己的名字了。樱井医生用口腔镜扒住她的舌,在下牙床内侧努力的填抹什么东西。略微困难的动作使樱井医生有些吃力,在用力的同时发出几声低喘;蓝帽子医生坐在另一侧帮他挪了挪灯光,闻声后也止不住顿了顿扶着灯的手。
  “很费力么?”
  “有点困难啊……”
  幸运女孩佐仓在被压着喉咙导致呼吸不畅的同时,闭眼感受着耳边放大了一百倍的喘息声。
  痛苦又幸福。这波儿不亏。
  于是护士姐姐成功地被4号诊室全员抛在了脑后。
  
  十分钟前。
  佐仓刷完牙从楼道跑回诊室后,便看到两个大夫已经收拾完病例,坐在治疗椅旁等着她回来。
  “你上面的舌侧有两颗钉子?”樱井医生回想着刚才检查的口腔,悄悄在心里勾画出治疗方案。
  “对,上月生田医生打的。”
  佐仓乖巧地躺平后,蓝帽子医生便从柜子里取出各种道具放在辅助台上。
  “粗钢丝加辅助钩,这是在往后勒?”
  “要是在舌侧有钉子的话那应该是要压低牙床吧。”
  “钉子在6号牙、7号牙中间,得把托钩黏在七号牙上。松润帮我把托钩和酸牙的拿来……点胶应该还有吧,我记得上一个也用到了。”
  “嗯,紫外线枪被3号屋借走了,刚刚那里也在粘托钩。”
  “不着急,一会儿找北川护士要过来。”
  “嗯,知道了学长。”
  
  松润……?蓝帽子医生的名牌上明明写的是松本啊。满脑子疑问的佐仓在圆眼睛的注视下把问题硬生生吞了回去,虽然知道樱井医生应该是在观察她的口腔,但她还是被犀利的目光震慑到了。
  
  
  
  原本以为整个治疗过程都和之前一样沉寂,但佐仓没有想到两个医生就跟话匣子打开了一样,有事没事就搭两句话。
  “哈呜……好困啊……”松本打了个哈欠,软软地说着,但递道具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减缓速度。“我今天一定要十一点睡觉。”
  
  “都说了你晚上不要再切照片了,那些还不够用么?”
  “不够……多一点也好,以后就不用切了。写报告真麻烦……”虽然又一个哈欠接踵而至。
  “要不下去打打球?会更精神的。”
  “嗯……不了,早点放我回宿舍休息就行。”
  
  
  嗯??为什么连松本医生晚上做什么你都知道??提问女孩佐仓边握紧拳承受着酸牙的疼痛边思考着满脑子的问题。
  好像无解。
  

 “把舌头压在底下不要动,会酸到的”
  松本医生及时地用吸液枪吸走分泌过多的唾液和酸牙器滋出的酸液,为佐仓减少了不少痛苦。
  “今天患者真多啊,一会儿问问北川什么时候结束。”
  “嗯。上午的病人多的看不过来,五十才结束。”
  “我说你怎么下午一点开始看病了还在吃饭。”
  松本医生轻轻一笑:“不是还有你么?学长。”
  “嗯……你忙的时候我会帮你的。”
  
  “那松润你……什么时候门诊?”
  “这个礼拜的么?周一一天,周四上午……哦不对下午,周四下午,周六上午。”
  “那你什么时候休息?”
  “周日下午有半天,其它是大课……做完东山教授留的报告还要考虑下周的临床考核。”
  “哦……那你周日下午准备去哪儿?”
  “图书馆吧,学长呢?我记得你也是周日休息。”
  “图书馆吧……中午一起吃个饭然后一起去?”
  “好啊。”
  胶点在7号牙的内侧牙面上,樱井医生用细杆将胶抹匀。
  “张张。稍微张大一点。啊……这个胶开始干了……有点碰到水了。”
  “等一下再粘吧。3号诊室开门了,应该是手术结束了。”松本扭过头去,紧盯着玻璃门外的情况。
  
  “给你们,谢啦!3号屋的那个坏掉了还真是不方便。”北川护士猛地打开门,闻到香味后也顿住了脚步。
  “你们……换香水了?”
  “玫瑰荔枝味的,好闻吧。”樱井医生头也不抬的回应着。
  “不是香水……是糖而已。”
  “某些医生沉迷治疗,吃饭晚了还看见我就藏起来,吃的太少现在有点低血糖。”
  “学长……就你话多。”松本又打了一个哈欠埋怨道。“护士姐姐,今天患者多么?”
  “不多!这怎么算多!五点就放你们走。”
  “好的!”松本医生的声音顿时有了底气,迅速将插好电的紫外线枪递给樱井医生。
  樱井低声地笑了笑,声音小到北川护士在出门时都没注意到;但却被治疗椅上平躺的佐仓捕捉到了。
  

他居然会笑?!
  他居然不是个面瘫??!
  
  “粘好了。轻轻咬一下。”樱井医生扶着佐仓坐起来。“漱一下口。有异物感么?”
  “emmmmmm……”
  佐仓含着医用漱口水又想到了一个令人窒息的问题。今天水喝得不多唾液会不会很黏导致吐完水后会拉丝?
  倒吸一口气。
  真尴尬。
  于是趁两个大夫将下一位患者请到角落处的等候位时,佐仓快速的擦抹了一下嘴角。
  
  
  佐仓继续躺下后,小心翼翼地对樱井医生说:“我觉得能咬到一个硬硬的东西。”
  “那这可麻烦了,你吃饭会咬掉的,唉……”
  “好难啊……”
  “好难呢……”
  “要垫牙吧……时间要长了”
  尽管两位医生都在唉声叹气,但动作丝毫没有停顿,眉角也从不皱一下。反而目光更加坚定了,锲而不舍的重复着刚才相同的动作。
  酸液从酸牙器喷射而出后顺着上仰的口腔一路向下流,刺激口腔分泌出更多的唾液。樱井医生指示松本医生从柜子里拿出一袋棉花,用棉花垫住左右两侧7号牙与脸颊的中间;将绿色的道具垫在七号牙下侧的牙面上,将胶点在周围,并用紫外线枪反复照射三四次。
  
  “你一般粘完托钩用不用箍一下?”樱井医生举着紫外线枪说着,“来张张。”
  “嗯……不用吧,之前用的,后来看一个师姐不用反而粘的更牢。”
  “哈哈要是箍了反而会掉下来么?”
  “嗯。所以我从来不箍。”
  “我之前还不酸牙,但容易掉。”
  “酸牙还是有道理的,牙面和胶总是匹配不在一起。”
  “是啊……长了个教训。”樱井医生抬起头看向正在等待的患者,“教授还有一段时间才能过来,他刚结束完手术现在应该在开会。”
  
  原本紧盯着手机的低头族大叔缓缓抬起头,回神后说:“啊没事,那我就在这儿等会儿。”
  “您有预约么?”看到樱井医生放下道具,再一次询问佐仓感受后,松本医生滑着自己的转椅回到电脑前,“如果有预约的话您可以先去护士台挂个号。”
  “哦,我……第一次来。”
  “啊……这样……那得等教授来了……”松本医生从电脑里调出档案,“我们可做不了什么~”
  

     “你叫什么来着?”
  “谁?”佐仓一边急忙抹着拉出丝的唾液一边回应着,“我么?”
  “对。”松本医生歪了歪头,用力思考着,“我好像没看见你的病例?”
  “电脑里没有么?”樱井医生转过身,将手肘随意搭在松本医生的肩膀上。
  “还是那个拔牙的啊?”
  
  
  “佐仓!佐仓在么?!”楼道里传来北川护士的声音。
  “嗯?!”佐仓在被樱井医生再次命令躺下后急忙的回应了一声,“我好像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
  “不会吧……听错了吧?”樱井医生扒着佐仓的舌头仔细观察下牙说,“右侧的托钩她说还是会咬到,我觉得是下面牙的问题。”
  樱井顿了顿后说:“先把钉子上的钢丝弄上去吧,拿皮筋收尾就完事了。”
  松本转身向樱井医生递过去一根12号细丝。
  樱井小心翼翼地将皮筋套过12号细丝,再将其套在牙腔内侧钉子上,从牙缝中穿过挂在外侧的托钩上,向右旋转;在托钩处打成一个结后用钳子将多余出的细丝全部切断,用辅助的器材把突出来的细丝缠在牙线上,保证周围的嘴皮不会被细丝划破。
  
  
  等将全部细丝缠好后,松本医生快速地转回身看了看,“后面7号牙是歪的吧。”
  “向下歪呢……”樱井医生将口腔镜向左转了转,“在左面这个7号牙上粘一个钩子,然后用皮筋向上拉。”
  “用上面的托钩?”
  “对。”
  
  
  
  “佐仓——?”护士姐姐的声音在楼道里回荡。
  “我视(似)乎听到拉(那)外艳(面)鹤(的)人,爱(在)叫我……”佐仓被迫张着嘴,较为艰难的说着。
  “嗯?你叫什么名字?”
  “我(佐)嚷(苍)……昂!!”
  “啥?”
  “嘘,先忍一忍,舌头放松,别拿舌头顶我。”樱井医生轻声哄着,右手扶着口腔镜将佐仓的舌头向后扒,左手用酸牙器磨着牙面。
  “……嗯”随着用力发出一声低喘,导致诊室里两个人都轻微的抖了抖。
  “……很困难么?”
  “很困难呢,太靠里了。”
  
  
  “诶刚刚有个小女孩你们看见了么?”北川护士冲进4号诊室的玻璃门说道。
  “哪个?没看见啊?”
  “什么小女孩?”
  “好像叫佐仓什么的……挂了号就不见了我想是不是进来了?”
  “呜……!似(是)我!”佐仓挣扎着举起右手说道。
  “…………”
  
  
  佐仓觉得有的时候两位医生和孩子一样调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你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笑死我了”
  
  “……别闹。你们瞅瞅你俩像什么话。”
  哇……我第一次看到这两个医生大笑诶……意外的很可爱,佐仓在心里念叨着。
  “你的病例怎么没拿进来啊?害得我叫了那么多遍。”北川护士边抱怨着边温柔地把档案放在了一遍,顺手扫了一下条形码,电脑屏幕上瞬间便弹跳出上一次佐仓照过的x光片。
  “我养(想)拉(拿),烂(但)没人诶(给)我啊?”佐仓忍着被压着喉咙的窒息努力的说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才啊”
  “呜……”感觉整个诊室都充满了樱井医生的笑声……佐仓在心里默默想着,“不要笑惹(了)……”
  
  

  有的时候两位医生很护短。



         “闭嘴别说话了。你没看大夫在给你治疗么?”坐在角落里的大叔突然来了一嘴。
  “正常的询问而已,和您没太大的关系吧,”松本医生抬起头向门口指去,“教授手术做完了,没事您可以先去询问了。”
   “……没事你说,不妨碍的,”松本医生目送大叔关上玻璃门后,低头开始用吸液器收集分泌过多的唾液。
  

  
  有的时候能从枯燥的工作中寻到乐趣。
  
  

  “是不是很酸啊?口水好多。”
  “说好听一点,那是口腔分泌出来的唾液酶,只不过是液体的。”
  “反正又没别人只有学长你嘛……诶你吸一口这个机器,他会把所有口水都吸走的。”
  佐仓小心翼翼地尝试了一下。
  樱井医生笑着说:“多吸吸,把酸液都吸出来。是有点难受了。”
  
  “好玩吧。”
  
  

  
  有的时候又过分可爱了。
  
  

  “嗯等胶干了就上皮筋吧。”
  “嘴好小啊,我之前想让她用小仓鼠号来着。”樱井医生小声嘟囔着,“只能用小白兔号的了……”
  松本医生闻声后从柜子里拿出一袋皮筋,“上次我有个患者也是,啊说起来我都有点对不起他……本来应该拿小仓鼠的结果嘴太小,还划到旁边的肉了。”
  “很疼的吧……”
  “疼到眉头皱成了一团。”松本医生把帽子往上推了推,很努力地还原着表情,“这么痛,吓得我赶紧换成了小白兔。”
  “小白兔?”佐仓感受着钢丝带来的拉力,较为艰难的说着。
  “就是最小号的皮筋哦,你一会儿去前台找那个护士姐姐买一袋。”松本医生好心的提醒着。
  “嗯?我要自己带么?”
  “第一次带吧,我教你。”樱井医生拿起镜子对着佐仓说,“你举着它,看清楚了啊。”
  “是把这个皮筋钩在底下舌头旁边那个钩子上,然后往上拉,拉到最里面的……你看外面这儿不是有个钩子么,挂上去,就好了。”樱井医生的动作轻轻地,佐仓几乎没有感受到什么,就看到皮筋已经完美的挂在了托钩上。
  “ok,结束了。你去找护士姐姐预约下次的号吧。别忘了买小号皮筋。”
 
  
 

       虽然有的时候很不讲道理。
  
  
   
  

         “辣(那)我舌头那里疼怎么办?”
      “忍着。”
      “习惯了就好”
  
  “嗯???????”


——————————————————
失踪人口回归惹!
@是克儿呀

去口腔医院报道,遇到了两个超级可爱的小哥哥😭是出门诊的两个搭档医生x
他们还把所有型号的皮筋起上了名字
“把小白兔拿来”就很可爱啊啊啊啊!!我疯球了,别救我😭
就,一个高冷学长,一个软萌困困兽;两个人一起治疗特别默契!!
口罩都阻挡不住美颜x学长真的好帅啊😭北医男生质量好高啊我的天

一晚上仿佛悟透了人生(瞎扯)
终于被赶走了ʅ(´◔౪◔)ʃ收拾屋子好累

接了个骗子的电话,把骗子气到骂人

(虹笃)高考后的爱情故事

还是那个熟悉的高中校园paro
没有什么爱情故事
我只是考完了觉得时间线可以拉一拉了而已
请大家踊跃评论੭ ᐕ)੭*⁾⁾
十分ooc

1.
关于假期生活

很不容易通过了升学考试后的四人各自过着各自的幸福生活。
大野智率先表示自己有能力下海了。
于是他拿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考过的深海航行通行证去和抹香鲸约会了。
以及他身后一堆装成人鱼的追求者。


相叶雅纪凭借着自己年龄优势第一个闯入了驾校。
并且体会到了水深火热的痛苦。
“小和我腰好痛……”
“……”
“……我也,我脚也好痛”
此时的二宫和也已经通宵了三天三夜并且保持着一个盘坐的姿势坐在游戏机前

“还有,我饿了,下课过来给我做饭。”

哦你问松本润?
他在樱井老师家床上躺着听课呢,没空理你们的。

2.
关于志愿

通过高中的社会(钓)实践(鱼),大野智成功被国家级别的研究深海的学院录取了。当然,还有考试和面试。
平常在课堂上迷迷瞪瞪昏昏欲睡的学生在深海鱼的面前他展现出了他内心蓬勃的爱意,以及强大而坚毅的精神。

“老师你看你实验室里的那些鲜活的生命,长得好像我朋友。”


而我们医学界的国民老公相叶雅纪在报志愿的时候经过了一番斗争。
“我想去东京。”
“不行,东京那么乱,你好好的待在千叶学吧。”
“孩子他妈说的没错,你呀不好好看学校不帮忙还净在这儿捣乱,这都是你自己的事儿,你怎么给当成家里的事儿了。”
“去东京就别想了,你自己回屋反省反省吧”
“……”

“我俩啊对你没太大的愿望,你就踏踏实实先把驾照拿下来就不错了,赶紧自立起来吧。”
“……我知道了”

“呜呜小和我想去东京找你……”
“知道了笨蛋!别哭了!你冷静一下!!!”



忙着参加面试的二宫和也放下电话后心情更加郁闷。半年来他先是报考了一堆东京的大学,就那种考完试出来觉得99.9%都不可能录取自己的大学。然后不得已再一次报考了自己最讨厌的老师推荐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语言学院。
“我怀疑我99.9%要去这个语言学校了。”
“所以你在做最后的挣扎么?”奶音从话筒里慢慢传了出来,对面可爱的润弟弟还张嘴打了个哈欠。
“是的,我报了一个政府部门招人的学校”
“嗯。然后……?”

“他们说我身高受限不用来面试了。”



松本润在樱井老师的陪同下参加了师范学校地理系的面试。
“那么,松本同学,你认为一个地理老师的职责究竟是什么?”

“让学生们爱上地理,爱上课堂,不在我的课上玩手机,画鲸鱼,调戏同桌,写数学练习册。”

樱井老师在身后留下了欣慰的泪水。

3.
关于毕业旅行

翔润什么时候结婚(5)

12:45
O:我们去东京湾吧,有金枪鱼
S:我想去横滨诶(o`ε´o)
N:你不是老师么你瞎搭什么茬?
A:毕业旅行要带老师么?
S:难道不么?!!!我可是你们最亲爱的老师啊( ´゚ж゚` )人民的公仆啊!!是园丁!!是蜡烛啊!!

12:47
N:不带吧,而且还是副科老师,怎么着也是要带班主任的啊。
S:我是你隔壁班的班主任啊!!!
J:怎么老是横滨,去那么多次还不够么?

12:50
O:诶这样啊。
A:诶这样啊。
N:诶这样啊。

13:00
A:在千叶骑行怎么样!沿着海岸线
N:这不就是我们小学暑假做过的嘛笨蛋?!
O:只要给我一片海……哪儿都行
N:毕业旅行难道不是大家一起玩么?!
O:……那就去美术馆吧

您的好友桂花楼的少东已将群名改为“翔润怎么不说话是在结婚么”

13:05
J:你才在结婚!!
S:小润说想去东京逛街诶੭ ᐕ)੭*⁾
N:那就去东京!就这么决定了!
A:为什么润润不自己说


13:30
O:诶?没结婚么?我还以为已经结婚了啊?

4
我瞎扯不下去了。我又没有毕业旅行。

————————————————————————
逼逼几句,我们班的班长最近在忙着泡我们班的另一个班长,所以,我们班没有毕业旅行嘻嘻。
然而他并不知道我们班的女班长已经要和一个小哥哥实锤了啧啧啧。

再逼逼几句,你们圈最近三岁小朋友真的多,好好回家吃糖啊乖,么么哒。